【喻黄/短篇】《时光慢》

【喻黄】《时光慢》

全职高手only文戏组你我荣耀十二月月文。

我在故宫修文物paro。

关键词:古老 钟表 缓慢


         “愿时光如这古老的时钟,划开你我脑海中尘封的记忆,慢慢讲述着这一个个故事。”

        “时光你慢点走,不要用你走时留下的痕迹伤害到我喜欢的人。”

-

        那里,曾是记忆的尘封之处。每一块泥土,每一棵树,每一幢房子,都尘封着古老时光中的哀叹和欢喜。那里是热闹和冷清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共同存在的地方。他曾到过热闹之中,在无数游客之中默默穿行;他经常在冷静之中工作,因为他的工作,需要的是心的静和神的专注。

        他便是古老时间与现代时间的连接者,让复杂而精密的齿轮中存放下的古代时光重新在人们眼前流淌。他的手中经过的必定是一件件珍贵的物品,而他会让它们呈现出原来的模样。

        他的工作甚至普通人都闻所未闻,能知道世界上有他存在的人除了亲人和同事之外少之又少。他和外界并没有什么交际,每一次从工作的地方进入繁华的城市街道,他就感觉自己从几百年前穿越回了现代。

        他叫喻文州。是故宫的一名文物修复师,主管钟表组。故宫里存放的无数古老的西洋钟,都一个个在他手中恢复了生机。

        自从钟表组的老师傅魏琛和方世镜相继退休后,钟表组只有喻文州一个人在工作间里与齿轮打着交道。喻文州才二十四岁,却已经在钟表组工作有四五年了。由于家境的原因,他四五岁就上了小学,中间还由于成绩优异跳过级,大学毕业后便来钟表组工作。之前的亲戚朋友有很多人不理解他去干这样一份奇怪的工作,遂和他的关系慢慢淡去。

        他有时候也会感到孤独,即使他喜欢解出这些表演钟齿轮间隐藏着的奥秘。毕竟,他在一个人工作,没有人和他一起共享着时光的秘密。

        直到文物修复组官方决定从新毕业的大学生里招募一位成为钟表组正式成员,有意向来的大学应届毕业生们来工作间探访的时候,他遇见了黄少天。那时,他也从未想过,被选中进入钟表组的,会是黄少天。

-

         钟表修复对空气中湿度和温度的要求很高,任何一个因素改变太大可能就会让刚修好的零件又坏掉。因此,在毕业生们来探访前,他已经把零件收拾整理好了。在明媚的清晨阳光里,黄少天走进了工作间,他跨着大步子围绕着房间中央乱七八糟码起来的各种修复工具走了一圈,又弯下身伸长脖子瞅了瞅正在修复的一座小鸡表演钟,又瞅了瞅收拾好的零件,最后把目光转移到了在一旁站着的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因为早毕业早上学,理所当然工作也早,对比其他组的老师傅来说算年轻的了。这些大学毕业生,也就比他小几岁而已。或许就是因为年龄的缘故吧,黄少天略微带着些狐疑打量了他好一会儿,左看看右瞅瞅,似乎要看出些什么隐藏的东西来。

        喻文州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浅笑安然望着黄少天这令他感觉有些奇异的举动,心中暗自思忖着这位是不是对工作间很感兴趣。其他的毕业生都非常循规蹈矩地围着工作间一边走一边看着里面的陈设,恐怕弄坏了什么珍贵的文物和什么昂贵的机器。只有这位毕业生不走寻常路,反倒关注起自己来了。喻文州顺手掏出官方给他的探访者名单,对照这位毕业生身上贴的编号找到了他的姓名。

        “黄少天”三个字被用黑色打印体规矩地打印在他的对应编号后面。喻文州用手擦了擦那张打印纸的边缘,仔细端详起这三个字来,黄少天这三个字作为名字并不复杂,却带给人一种清凉,如同清爽的风。或许,黄少天是个直爽,不走寻常路的人吧......真是和其他人不一样。

-

         “嘿,你就是这儿的老钟表修复师吗?看起来似乎没比我大几岁,钟表组的老修复师似乎是最年轻的一个了。”黄少天的声音突然传入了喻文州的耳膜。喻文州顿了一顿,意识到是黄少天在向他提问,便把手中的名单折叠好塞入口袋抬头望着黄少天。“是的。”

        黄少天拿小手指搔了搔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在想提出什么问题:“哎,那太好了!如果我被选中的话就不会在工作的时候有代沟什么的了。原本以为做文物修复师的都应该是七八十年代出生的老师傅了。对了,进来的时候有人好像告诉我过,你叫喻文州。这名字很不错哎!”

        喻文州的眼眸对上了黄少天的眼眸,他从黄少天的眼中看到了一种明显的渴望......对这份工作的渴望。可惜,他似乎不怎么循规蹈矩,话似乎还有些多了,官方......或许不会选他的。喻文州在心底默默想着,嘴角缓缓漾开温柔的笑。“我喜欢在这里工作。这里能带给我快乐,由于家里的原因,我大学毕业早。”

        “啊,我要是能被选上就好了!”黄少天点点头,感叹着,“探访时间要结束了,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喻文州礼貌地向黄少天道别。这么多毕业生中,第一次就让他记忆犹新的,只有黄少天一个。其他的,恐怕连名字和长相都还没对上号呢。

-

        后来的后来。当新的一个一个周一来到,喻文州推开七道大门来到工作间门口的小院落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单肩挎着黑色的双肩包,靠在院落中央的那棵百年古树旁,似乎在等着谁。

        钟表组的这个院落,有一段时间只有喻文州一个人了。现在,有多了一个人。

        稍加思忖,喻文州明白了那人是谁。是黄少天,钟表组新来的正式成员就是他。“少天。”喻文州不知道该不该用这样的称呼和他打招呼,“早上好啊。欢迎来到钟表组,好久不见。”

        “早上好啊!”黄少天猛然一转过头,“文州...不,师傅,早上好!”喻文州听到“师傅”这两个字就立刻心领神会,毕竟故宫里还保留着传统的师徒制度,新入组的成员惯例要拜老成员为师。

        “其实少天不必这样的。”喻文州用手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见黄少天对于“少天”这个称号呼并没有什么意见,便依旧这么叫下去了,“做亦师亦友的搭档就好。”

        “那么,今天有什么工作啊?开始吧!”

-

        钟表组,正式由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

         “就这样开始吧。让古老的钟表,在我们的手上恢复出它原有的生机。”喻文州脱下外套,露出里面纯白色的衬衫,拿起一旁工作时穿的工作服,“少天,你也穿着。免得弄脏了衣服。”

        黄少天虽然平时的性格就是乐观爽朗,话还有些多,但工作起来却是有模有样。喻文州教导过他的任务,他都能快速完成,甚至比喻文州还快一些。螺丝刀和打磨工具灵活地在黄少天的手指间上下舞动,古老的金属片被一个个重组成零部件,准备安装到钟表内。

        修复钟表固然是个精细活儿,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不过俗话说熟能生巧,做的时间长了便可以加快一定的速度。喻文州和黄少天还时不时在工作的时候聊聊天,毕竟两个人闷着头工作也太难受,心情不好反而还会把珍贵的文物弄坏。

        时光,就在这里慢下来了。毕竟,每座钟表里,都折叠的是时间啊。折叠的时间被在小小的工作间里放出来,时光自然就慢了。

-

         晚上没有工作的时候或者周一闭馆的时候,喻文州会陪黄少天去广场上散心或骑自行车。

        周一闭馆的时候在故宫的广场上骑自行车,那说不定是很多年前的皇帝才干过的事情吧。只不过,现在广场上的是双人自行车,很老的牌子,也不知道是喻文州从哪个组院子的角落里面扒出来擦干净上面一层一层厚厚的灰,搬出来和黄少天一起骑的。喻文州在前,黄少天在后,两个人就这样坐在自行车上,时不时讲讲话。

        “少天。”喻文州双手握着车把,略微回了回头,“有你,其实很好。喻文州,在工作里需要一个黄少天。我相信你以后会成为钟表组的王牌,专业的钟表修复师的。”

        “哎!我一定会好好干下去的,师傅!”黄少天双手向前抓住了喻文州的衬衫,“其实,我挺想叫你文州的。”

        “那就叫吧。”喻文州淡淡一笑,“现在又不是在工作。生活中就当是朋友......好了。”

        “好的,文州!”

-

        钟表组,可以算是所有文物修复组里师徒关系最融洽的一组了。毕竟,喻文州和黄少天不仅仅只是师徒的关系,他们在彼此的生活中都占有着最重要的一部分。

        时光很慢,很慢。

       “时光你慢点走,让我们一直一起,或者让在一起的时间更长一点,虽然我们终究会老去而后各奔东西回家休息。”

        时光吟诵着那首被叫做“慢”的诗篇,动人的音符在两人的身遭慢慢游荡。

        时光慢,慢入你我的心灵最深处。

        THE END

评论
热度(101)

© 清黯语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