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喻文州生贺】The Saltwater Room(1)

【喻黄/喻文州生贺】The Saltwater Room(1)

喻队生日快乐!给喻黄唱情歌。

依旧是竞赛生paro。

BGM:The Saltwater Room-Owl City(Maybe I'm Dreaming)


1.

        你的眼眸里藏着的是闪亮的星辰,和浩瀚的大海。

        每当我凝视你的眼眸的时候,我就可以在里面找到可以看到星星的深海。那一定是,最美的深海空间。

        我们一定是处在,The Saltwater Room里面吧。

       扑面而来的那气息,一定是海水吧。一个是包容,一个是信任,这就是海和我,也是你和我。

       再深的无人见的海里,也总有鱼在遨游,海也总会包容它们。

       我们依旧漫步在深海,吟唱着古老的救赎的歌谣。


2.

        黄少天咔哒一声放下他手中的笔,狠狠地,几乎像摔一样。

        依旧那样,事事不顺心,尽管他可以向喻文州倾诉他的一切不愉快。但是倾诉的多了,作为人,总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吧。老麻烦喻文州去听他喋喋不休倾诉不良情绪也不太好,喻文州又不是他的不良情绪罐,喻文州也是个人。

        这回,他竟又有点想自己憋着这烦闷想吐槽的情绪了。

        黄少天在心中不断思索着,两个想法在他的脑中接连冒出:到底是这样好,还是那样好。喻文州到底又会对这件事情持什么样的态度,他真的是真心要听自己倾诉吗,还是他要作为班长意思意思性的关心同学。

        “I opened my eyes last night and saw you in the low light.”

        黄少天左手肘撑着桌子,右手心按着后桌郑轩的桌子,慢慢悠悠地把自己撑了起来。他长舒一口气,右眼有些不安地斜着瞟了一眼喻文州,还好,喻文州正埋头解着几何题,并没有看到他这份怠惰无比的神情。

        黄少天真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毕竟喻文州之前一直对他很好,他现在又因为面子突然把他撇一边去,是不是没有良心,他也不知晓。

        那天,应该是喻文州自己来找他的,说要做他的真心朋友,好像是。黄少天用中指指节敲了敲桌面,又看了看还在做题的喻文州,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黄少天最后还是克制住自己不去想这件事,因为找还是不找这件事带给他的注意力分散甚至比学习的烦闷还大的多。

        “Walking down by the bay, on the shore, staring up at the stars that aren’t there anymore.”

        黄少天在心中做好了决定,马上全身从表情到动作换了一个样子,又变成了平常那副和男孩子们打打闹闹的顽皮男孩,和郑轩两个人勾肩搭背一副好哥们样走到教室外面去了。

        黄少天没有注意到喻文州回头而来的动作,只是装作拿书时的不经意的抬头而望的回头,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回头。

        喻文州看到了黄少天的背影。

        “I was feeling the night grow old and you were looking so cold.”

        黄少天这回在竞赛考试卷发下来那个课间,一反常态没有来找他看正确答案,也没有来找他倾诉。

       “把不愉快的事情总是埋在心里,真的不好啊,会得抑郁症的。”喻文州经常跟黄少天说过这句话。“总是需要找一个人倾诉一下的啊,我愿意当你的倾听者。每一个成功的人的背后,总会有一个倾听者。”

       “少天,如果你想我们一起成功的话,那就让我做你的倾听者吧。”

       “让我做你的倾听者吧......”喻文州的脑海里回荡着自己说过的这句话,如同回声经过墙壁反射,在空屋里回荡。

       “So like an introvert, I drew my overshirt.”

        “Around my arm sand began to shiver violently before.”

        黄少天似乎违背了这个约定,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秘密的约定。

        再深的海,也总有鱼在游玩。无论你的思绪多么繁杂交错乱七八糟,我总能从中解开,把它整理成井井有条的模样。

        再难解的心锁,总会有一个人把它解开,那么,我愿意一直做解开你心锁的那个人。

评论(3)
热度(44)

© 清黯语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