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喻文州生贺】The Saltwater Room(2)

【喻黄/喻文州生贺】The Saltwater Room(2)

喻队生日快乐!给喻黄唱情歌。

依旧是竞赛生paro。

BGM:The Saltwater Room-Owl City(Maybe I'm Dreaming)


3.

        喻文州刚回头的一刹那,他的确想了多,包括自己,包括黄少天。

       “You happened to look and see the tunnels all around me.”

        仿佛海底搭建的宏伟隧道逐渐由上至下崩塌,沙石、海水、钢筋和混凝土在深海中漂浮,一切终将化为粉尘在水中飞扬,我看着你的音容笑貌在海水中浸泡,渐渐透明而消失不见。我站在残骸断壁上,望着你的身影离开的方向。

        “Running into the dark underground.”

        喻文州恍然记起泰戈尔的诗中似乎有这样一句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纵使星星的轨迹交会,但转眼又消失毫无边际。”

        黄少天真的是不再信任自己了吗。喻文州不自觉地转起了手中的按动中性笔,一圈又一圈,如同纠葛的藤蔓,一圈一圈缠绕,越来越粗,越来越深。

        黄少天,面对自己的时候,应该不会装的吧。尽管他总是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外人,即使心情再不好,在旁边人很多的时候,也会收敛住自己的情绪。但是,自己对于他来说还是一个外人吗。

        很多时候,不是只有血缘关系才代表着最亲近。其实,代表着亲近程度的应该是“心灵关系”。

         “All the subways around create a great sound.”

         “To my motion fatigue: farewell.”

        黄少天其实并没有发现喻文州在那一刻回头了,他算是放下了心灵包袱,不再去想任何让自己心情不愉悦的事情。管它怎么样,先在课间玩儿再说。“哎,拍手啊!组队组队!”黄少天的嗓音通过半敞开的走廊窗传到了教室内,直入了喻文州的耳膜。

        “大视野,啪,啪!”

        “勤学早,啪,啪!”

        “新观察,啪,啪!”

        “关门,啪,啪!”

        “哎,小卢,你还差一口气就死了!”

        “黄少我不会让你赢的!”这必定是卢瀚文了。

         “压力山大。”这句话轻了一些,大概是郑轩。

         “哎,郑轩你捣乱干啥?”

         对自己心中的疲惫道一声永别,那便是找到一个可以接纳它们的人。或许短暂的精力分散可以让你阔别这些疲惫,但是积压起来的疲惫其实更加可怕。

        “With your ear to a seashell.”

        “You can hear the waves in underwater caves.”

         “As if you actually were inside a saltwater room.”

         喻文州理了理身上的校服,还是驱除了自己的一切杂念。少天,他现在正玩得开心,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为好。课间时间,还是多做几道题好一些。

         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是初一的少年,总会被老师说七年级下学期青春期要到了会七上八下,不要以这个为借口来违反纪律,不要把关系走的太紧什么的。

        可旁人会真正懂得心灵和心灵之间的沟通吗。

        上课铃总是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响起。喻文州上了讲台,组织同学们开始课前准备。他看着黄少天在男生们的最后走进教室,然后不情不愿地瘫在桌上,似乎看都没看他一眼。

        果然,他觉得我不适合做他的“港湾”。

评论
热度(45)

© 清黯语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