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喻文州生贺】The Saltwater Room(3)THE END

【喻黄/喻文州生贺】The Saltwater Room(3)

喻队生日快乐!给喻黄唱情歌。

依旧是竞赛生paro。

BGM:The Saltwater Room-Owl City(Maybe I'm Dreaming)


4.

       “少天,下午体育课来找我一下。我有些事想跟你说。”

        经过了一节地理视频课的思考,喻文州在下课时走向后门擦过黄少天桌角的过程中轻声说道。

        他实在不好在教室里当面说了。体育课在高强度的跑步训练过后会让同学们自由活动,这时整个学校隐蔽的角角落落便都有同学三三两两过去聊天。

        喻文州决定创造一个只有他自己和黄少天两个人的空间。学校车库入口地面层上的那块架空的堆满各种砖块和破铁皮的草坪,他已经观察很久了。如黄少天那样调皮的男孩子们总是喜欢爬上去转悠转悠,据其他男孩子们说,车库的摄像头正好看不到这个堆满杂物死角。

        喻文州没有亲身上去体验过,之前一般都是他捧着竞赛书和笔记本在一旁演算,然后用眼角的余光看着黄少天和男孩子们翻越了红色的墙,然后爬上去在草坪上舒舒服服的坐着。

        喻文州曾经跟黄少天笑着提过自己有一天要翻上去,黄少天总是对于这件事有些嗤之以鼻,跟喻文州说你一个好孩子不要去干这些出格的事情,否则我们的形象和关系就全在老师面前毁了。要是出了什么大事,喻文州总不会惹事上身,一般都是黄少天自己一个人挨了两个人的批评。

        随着下午第一堂课的下课铃落下,地理老师抱着地球仪走出了教室,竞赛班的气氛也因为体育课的到来活跃了许多。黄少天当然是跟着郑轩、卢瀚文这些好哥们一起冲下楼去的,喻文州看着教室里的人慢慢变少,如同往常一样,抱着一本竞赛书,一本演算本,一支笔最后下了楼。

        体育课喻文州依旧上的很心不在焉,之前是因为想早点做竞赛题,今天是因为想早点去见黄少天。从跑道上迈下最后一步,喻文州大口喘着粗气,胡乱把校服外套披到身上,在操场四周的花坛旁来回踱步。黄少天依旧是在嘻笑打闹中走回休息区,靠到喻文州旁边的花坛栅栏上。

        “文州,什么事?”黄少天随手拿起水瓶喝了一小口水。

        “不是这里,我们到车库上面去说。”喻文州把放在一旁的竞赛书拿起抱在怀里。

         “车库上面?”黄少天眉头一皱,将信将疑回过身来对着喻文州,“不是叫你不爬的吗?你还真爬啊!”

         “少天,不到那上面去说不行。”

         “那好吧好吧,注意点吧。”黄少天倒是松口很快,“现在过去吧。”

         喻文州这回比之前上在单杠上测试时候的身手要敏捷多了。他麻利地把校服拖了,把竞赛书随手先丢了上去,抓着一旁的花坛栅栏爬了上去,黄少天抓着水杯紧随其后。

        两人爬到一块破铁皮围着的狭小空间里坐下。虽然铁皮在头上显得这空间及其狭小和压抑,但两人还是可以伸展开手脚。

        “少天。”喻文州还是先开腔了,“你觉得,我真的不适合做你最好的倾诉者吗。”

        “我只是!”黄少天音调抬高,急切地想证明什么,可是说了三个字就卡住了。

         “我们其实,关系和一般的朋友不一样啊。如果是面子关系的话,不用在意的。”

        “Time together is just never quite enough.”

        “When you and I are alone, I’ve never felt so at home.”

        “What will it take to make or break this hint of love.”

        “文州,你的意思是?”黄少天脸上露出了些许难以置信的表情。

        “We need time, only time.”

        “因为,少天,你是我心中最重要的部分。”喻文州仿若无事一般缓缓道来,完全没有在意他自己说的是什么话题。

         “文州。”黄少天的面色变得凝重了些许,他知道喻文州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虽然我们的父母可能会不同意,但是,我!还是愿意!”

        “When we re apart whatever are you thinking of.”

        “If this is what I call home why does it feel so alone.”

        “So tell me darling do you wish we d fall in love.”

        “我爱你,少天。”

        “我也是。”

        喻文州在黄少天光滑还带有些许汗水的额头上,轻轻别下了一个吻。

        THE END

评论
热度(7)

© 清黯语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