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谦喻谦/DAY14】《摘星星的人》(上)

【百日谦喻谦/DAY14】摘星星的人(上)

 @谦喻谦only安利博 

字数大概一千三。

给音七。顺便谦喻谦真好吃。 @音殇七城 


00.

       方士谦是个摘星星的人。

       他驾着十字架般的圣车清晨五六点在天空中穿梭,摘下那一颗颗星星,使黑暗的夜变成明亮的白天。

        他只需要在清晨把它们摘下来,到了晚上它们自动会受到内心力量的召唤,回到夜空,而清晨则不一样,星星们仍旧粘在夜空上,不愿回来。

        方士谦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他只知道自己是个摘星星的人,他每天干的事情,就是摘星星还有和星星们说话。

        方士谦一般是不无聊的,毕竟每一颗星星肚子里都装满了千百年的故事。当它们被摘下来装在圣车上的篮子里,叽叽喳喳就是一片聊天声,似乎有永远说不完的话。

        方士谦也不知道自己活了多少岁了,似乎是几百年了吧,不过作为一个摘星星的人,他人类的外表看起来也就只有二十多岁。

        再多的故事,也总有听完的那一天,尽管不断有新的星星出生而加入讲故事的行列,也会有老的星星化作流星逝去。

        摘星星的人是在大多数时候不会被人类看见的,方士谦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不过,有缘的人类依旧可以看见他驾着圣车从天空中划过。


01.

        那个人叫做喻文州,职业是个全职的普通作家,外表上看起来和方士谦年龄相仿。的确,只是外表。

        他自己住一个出租屋,很小的一室一厅,一张床,一张写字桌,一台笔记本,一盏台灯,这似乎就是他全部的配置。

        每当凌晨方士谦开始工作时,总能看到城市的高楼大厦间有一盏灯依旧亮着。

        那是喻文州的灯。

        方士谦有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把圣车驾得那么低一些,低一些,好看清楚喻文州在里面干什么。方士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知道他叫喻文州,只是自己想到他的时候,这个名字就自然代替了脑海里的“他”。或许这就是摘星星的人的某种能力吧,方士谦这么想着。

        方士谦可以看到喻文州的双手在键盘上翻飞,速度尽管不是很快,但有着一种既定的节奏。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方士谦看着看着,忍不住拿手在大腿上微微敲起了节拍。


02.

        方士谦那天清晨看了喻文州打字很久,以至于当他看了看自己显示工作时间的特殊的表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人类身上花费了太多的时间。

        于是那天他快马加鞭,一颗颗星星几乎是被他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扯下来扔到篮子里。星星们的抱怨声肯定是有的,方士谦也只能无可奈何地安慰了它们,告诉了它们喻文州的事情。

        你呀,是遇到有缘的人类了。一颗很老的星星这么对方士谦说。好好珍惜,不要失去了,否则你不会自动记起他的名字,这是摘星星的人命中注定的啊。

        方士谦若有所思。

        他还是决定在白天偷偷驾着圣车,再去看一眼喻文州。他以中午十二点刺眼的烈日做掩护,出现在了城市的上空,找着那个特殊的窗口,喻文州的窗口。这是摘星星的人第一次在正午十二点出门。

        这是中午十二点时分是那一片楼栋里,唯一熄着灯的一个窗口。方士谦看到窗口拉着厚厚的布帘,他甚至看不见里面的人在干什么。城市的喧嚣声充斥着方士谦的耳朵,使得他无法听清房间里的声音。

        喻文州应该在睡觉吧,人类并不像摘星星的人并不知道睡觉为何物,他需要充足的睡眠来补充精力。方士谦这么想着,驾着圣车又回去了,他可不想在正午的城市里逗留太久。


03.

        那一天的晚上,喻文州想看窗外。卡文的滋味对于一个作家来说不是一般的难受,面对着空空如也的word文档,喻文州搭在键盘上的双手竟然不知道该敲上哪个键。提示输入的竖杠在屏幕上一闪一闪,一闪一闪,可喻文州终究没能让它离开起始格的位置。喻文州不知道该写什么,于是他就想去看看窗外。

        这一天,正好是方士谦提早出来工作的时间来偷偷看着喻文州的第七个晚上,都说七是个神奇的数字,现在果然是这样。

        方士谦默默的等待终于要熬到头了,可惜他自己并不知道。

        喻文州把手搭在窗台上,仰望凌晨五点的天空。他深呼吸着窗外的冷空气,不断让它们灌入自己的肺,以求得灵感的清醒。

        喻文州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看到躲在房屋夹缝之间的方士谦了。

评论(2)
热度(10)

© 清黯语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