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文/末周】《荒火之炼》

【赠文/末周】《荒火之炼》

给末初。@既末何初 

《火与霜》设定的一个外篇,这篇写荒火锻造的故事。


        在这个纷乱的世界中,他是轮回的铸枪师,代号既末何初。他选择从年少时的功名和争斗中脱身,回归平静与淡然。他的水平本该是当世无双,可却把自己应有的位置让给了自己的挚友,或是爱人。

        天生而来的默契依旧在继续,只不过一个在台前,一个在幕后。周泽楷,更需要的是只有他可以铸造的双枪,它们叫做荒火与碎霜。

        左手左轮,荒火。

        那是一片灿烂的红,红得亮眼、红得滚烫。那是它的本质,“火”。他选择先开始荒火的铸造而不是碎霜,是因为他明白,周泽楷目前最需要的是“火”,“霜”只是为了更胜一筹。

        他清晰地记得,当他告诉周泽楷自己的决定和自己的新称号时,周泽楷只是淡然接受了他的选择。

        “小周,我得离开这战场了,为你去铸枪。你现在更需要的是精良的银武,这样你便可以继承轮回的队长了。”

        他直截了当地叫了两人之间平时用的称呼,并没有多余的赘述。他不想让这句话听起来很生硬,因此没有叫出周泽楷的全名。

        “我尊重你的选择。”周泽楷顿了顿,似乎在思考接上什么称呼,“末初。你做自己想做的就好。”

        他知道周泽楷已经接纳了他离开的事实,因此并没有叫出他的真名,而是换以代号称之。

        “我会给你最完美的火与霜的,左手荒火,右手碎霜。”

        “谢谢你,末初。”

        他从腰间取下外祖父铸造的两边墨黑色的左轮,轻轻放入周泽楷的手中。他知道周泽楷并不适合用外祖父为他量身打造的双枪,但是这对双枪还是交给周泽楷,才是最好的归宿。

        此时夕阳正西下,夕阳的余晖带着骇人的血一般的残色在地面铺开,顺着残墙断壁攀缘而上,映照了这一片废墟从上到下几近所有的地方。

        话音落下,无言,然后击掌,转身,分头而去。两人都似乎并未回头,但在断壁的拐弯处,都还是偷偷地回头看了那么一眼对方。

        两道身影从此分别而去,起初步履都比之前似乎慢下了些许,待到双方都走远了,才算是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工作室里的他再一次拿起了手上的雕刀,面对陶瓷盘里一堆赤红色的稀有材料,思考着从哪一块下手开始锻造。阴暗而昏黄的灯光也遮掩不住这些稀有材料陈色的鲜亮,他很清楚,这些都是轮回一步一步用血换来的稀有材料,为了他们的队长,周泽楷的左轮,荒火。

        思考片刻,他果断下刀,切中左手按住的材料,掌心攥尽了力量,弯曲的刀面在石头上削出完美的弧度。

        铁与金属的摩擦微微擦出了电光石火,如图火焰一般跳动着的红光自切缝冒出些许闪烁着消逝。

        一切都那么寂静,只听那缓缓的切割声在工作室内回荡,有节奏而有规律。一连几日的凌晨,他都重复着乏味的切割工作。对着设计图的细节草稿,对准每一分每一毫,按下雕刀。

        铸枪的时光是漫长的,毕竟一把好的银武左轮,需要进行许多材料的重叠和拼合,一切都恰到好处,才不会在使用时突然出现问题。

        就快完成了。他已数不清此时外面具体过了多少个白昼和多少个黑夜,只是约摸快一个月了。工作台上静静地躺着那把左轮,依旧是灿烂的红,只不过因为各种材料的组合带上了流炎般的光辉。

        流光溢彩。橙色和红色相互交织着化作流动的光辉,钻入荒火的枪体,溢出开来。他很清楚荒火是按照周泽楷的习惯来铸造,一切的设计和材料的附加属性都是为了让周泽楷的使用更加得心应手。

        荒火马上就要离开他的工作间,握在周泽楷的手中,呈现在世人的眼前了。

        那一夜,月朗星稀,周泽楷在凌晨如约而至,来取那把称作荒火的左轮。此刻两人之间依旧并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对视了好一会儿。

        好久不见。他从周泽楷的眼眸里分明读出了这些文字。末初,你只要自己开心就好,无论你做什么,我支持和尊重你的选择。

        周泽楷端详片刻用左手握紧了荒火,走出设计间,远去。

        他伫立在设计间门口,心中的某种感觉促使他在这里等着什么。天蒙蒙亮了,太阳跃出地平线,透过缝隙他看到的是灿烂的红、火一般的红。

        如同荒火的颜色。

        “砰。”

        -THE END- @既末何初 

评论
热度(19)

© 清黯语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