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乔】《灵铄》(二十五)

【邱乔】《灵铄》(二十五)

100fo点文。 @う不见长安丶 

三观不正。重设定剧情向。

灵魂管理者微玄幻paro。


(二十五)

        少年沉睡的身形没有被任何人发现,甚至见证了这一刻的“冥王”也不知道他何时离开,身葬在何方。命运让他安息在土壤之中,等待着下一刻的苏醒。

        是的,苏醒,他会苏醒的。他会在将来的某一天苏醒,重新拿着他的太刀雪纹在时空中穿梭、奔赴战场、吟唱鬼阵。

        一切都被埋葬在记忆的深渊,一年又一年,百年又百年,千年又千年,一切都斗转星移。第三任“冥王”已经接过法杖,第二任“上帝”也高举起了十字架。

        没变的人之一,就是换了一个称号的“散人”君莫笑,他之前的称号是“斗神”一叶之秋。

        那把雪纹静静地躺在那里,等待着那位发掘者的到来。君莫笑,真名叶修,将寻找到那一位应该拥有他的少年。

        千百年前的山洞到现在已经不复存在,转而变成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尘世间的世界也飞快变化着,从“种豆南山下”的安然农耕年华到“铁马冰河入梦来”的铁骑战场。无数的呐喊在时光里回荡,无数的鲜血染红了一个个灵魂的身体。灵魂管理者在战场上总是分外忙碌的,一个个灵魂总要被捕捉,然后接受审判,继而去到他们应该去的地方。

        金戈铁马之后便是人民对自由的呐喊,高举的横幅和大字报贴满了一个个街道。入侵者的火炮响着,保卫者的火炮也响着,轰隆隆,轰隆隆。

        “我们要自由,我们要自由!”

        旗帜飞扬,火炮轰鸣,脚步震天动地。雪纹曾经埋葬的地方,有骑兵的马蹄踏过,有群众的脚步走过,有军人的脚印留下。

        战斗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火车轰鸣着穿过隧道,江上的大桥筑起来了,高楼大厦盖起来了。霓虹灯照着夜晚的车水马龙,人行道上人流如织、摩肩接踵。

        这本是千年,却如同一日一般转瞬即逝,刹那之间,一切已风云变幻。

        雪纹听到了,都听到了。它了解了这千百年间的事情,把它们封存在这一道道加深的曼妙花纹里。

        新一任的主人拿起它的时候,自然会回忆起这一切,恍如那一刻就发生在昨日。雪纹等待着一位引路人,他将会把雪纹交到新一任的主人手中。

        或者,不说新一任的主人,他们本就是同一个灵魂,只不过换了一种载体的方式存在罢了。

        茂密的树林,参天古木隐蔽了林间生物的身形。林间时不时有飒飒声响传出,或是动物疾跑而过,或是微风拂动树叶。这里被保存得很完好,毕竟是鲜有人知的山区,地图上这一块儿也是个盲点。科学家还未发现这里有一片树林,偶尔来到这里的,只有走迷路的附近山民。

        “散人”的身影在茂密的枝叶间一闪而过,他手中的那把银伞化作枪的模样,砰砰砰通过后坐力向前行进。他最终还是来了,心里的某些东西指引着他来到这里,毕竟他还记得之前的那个没有称号的时空旅行者,凭空消亡了的时空旅行者。

        他明白,他要去找到雪纹,然后找到尘世之间承载着时空旅行者的灵魂的肉体,把他带到灵魂界。而这个人,他已经找到了,微草队的乔一帆。

        “老王还是看错了他。”君莫笑从树枝间一个受身落地,千机伞自然收起,“他不是干灵魂捕捉者的料。他可是时空旅行者,林队肯定是没告诉过他这一点。”

        得来全不费工夫。

        雪纹就在那里,在林间空地上静静地躺着,等待他的到来。虽然已年代久远如千百年,但太刀的光泽依旧还在,宛如新锻出的刀剑。

        君莫笑走上前去,拿起了雪纹。

        新的时代即将开始,时空旅行者即将复苏。

评论
热度(10)

© 清黯语独。 | Powered by LOFTER